Global Bass Online                                                                                September 2000

Home Up Outline Sept. 2000 Contents Search Discuss this issue

Lucas Pickford in Chinese

Up
GlobalBass.com
Global Bass Station
Global Bass Search
Global Bass Archives

translation by Lee-Ping Jiang

 

警語:第一部分和貝斯演奏沒有太大的關係,不過,別擔心,兩者之間是有關聯的!真的!

 

第一次來到LUCAS的網站,你可能會以為逛到了某個頌揚茶葉,塔羅牌和燒耳燭(我還沒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的新世紀音樂大師的網站。接著你會看到"力行禪學大師"的圖片和一些其他的東西,除非你是真的對這些東西有興趣,不然你應該會想要再往下看。

但是這個傢伙可是有人大力推薦的,於是我立刻前往他的音樂網頁。我下載了一首他的歌曲,那豐富的樂句,快速清晰的貝斯獨奏和一個可比擬Fusion樂團Return to ForeverLenny White的鼓手,使我完全沉浸在
融合爵士的洗禮中。

這可不是新世紀音樂那些海潮拍岸,飛禽啁啾,油漆未乾的錄音。這乃是冰與火的結合。快速,乾淨的貝斯演奏在水晶一般透明的獨奏,猛力吐納的樂曲和構築在生命喜悅的樂音之上來回牽曳。

等一下!這就是平衡,這就是"陰陽調和",這就是"""貝斯演奏的藝術"。這就是他的意思。

於是我又回到首頁,好好地看了一下他給我們的選單。嗯,我注意到"採譜"。進到這一頁你會發現一堆在別的地方找不到的曲子。都是手抄後掃描存檔的。這些急切的筆跡透露出他的熱情,讓人覺得他在擔心沒有時間把所有喜愛的曲子都手抄起來。他就像是聖經中的瘋人渴望享用天賜的甘露美食嗎哪一樣,享受著這抓歌的樂趣。

接下來,我打算大膽地給這位仁兄一個機會,看看到底他有何能耐。我注意到一個東西,差點把我從椅子上打下來。

首先,讓我們往回走,一直回到時間的最初。OK,看清楚,這是1970年代早期,我還是一個20多歲憤怒的文藝青年,意圖將無比高深的"偽貝斯演奏"導入形而上學的世界。總是在書堆中找尋自己是大宇宙衝擊下的犧牲品的佐證。我找到有史以來最酷的一本書,作者名叫Fritjof Capra(這名字可不是我取的!),書名叫做"物理學之道"。時光再回到西元2000年,就在Lucas的網站首頁上,有一頁的名稱就叫做"物理學之道"。難道說

不會錯的,就在這堆Alan Watts和其他禪學的書中間,有這一本Fritjof的書。25年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提到這本書。

好吧,為什麼這本書超酷?這書中提到一些艱深的科學,一些關於微小的分子粒子快速移動而可達致幾近無法測量的極至的研究它們可以在任何時間存在於任何不可測度的空間(聽起來像是我上一個合夥人)。書中也提到這些分子及其反應會因受觀察而改變。(聽起來像是一群少女的格格笑聲)。這一點現在就酷得很正點了,而Lucas也知道!光這件事就可以讓我們嗑一會子牙了!所以我打電話給他,說"我們來形而上一下吧。"

Lucas,對於你網站上那些可能被人誤認為你有新世紀音樂的意涵的內容,是否曾經讓你有點擔心呢?

Lucas Pickford(順帶一提,他是一個好人,可不像我瘋瘋癲癲的)"事實上這是一個樂手的網站。你會先看到的是我的自傳,接著是一些我在Berklee時期的資料,諸如此類的東西。還有一些我用的器材,一些MP3,再接下去,你才會看到物理學之道。"

"我不想要讓這個網站變成那種想盡辦法要人大吃一驚的地方。如果你點選那個部分,你是可以完整地看到我關於形上學的想法。不過,同樣的,我也有一整頁是關於William Burroughs的,他可以代表非常不"新世紀"的那部分。我這麼做純粹是出於興趣。我只是想:"好吧,我有些特殊的興趣,我想要把它們放上網站。"別人會看到,也有可能很感興趣。"

我最近訪問的一位樂手提到是上帝指引他成為音樂家。後來他要求刪掉那一段內容,因為他擔心那會使他的名聲受貶,不被人正視為一位音樂家和貝斯演奏者。

Lucas: "我想我是有往那個方面做些嘗試, 但是我不能確定那到底是有多難理解。所以在"形上學"的第一頁,印度瑜珈大師帕拉瑪漢薩. 尤嘉南達Paramahansa Yogananda和孔子這兩段之間,我有提到愛因斯坦說的:"所有的宗教,藝術及科學都是同一棵樹上的枝葉"。我的興趣是在純粹的,艱澀的物理學方面,當深入到次原子微粒的世界時, 就會成為形上物理學之道。我不打算把深奧的物理學掃到一邊去,因為我最有興趣的不是在研究分子原子本身,而是其相互之間的關係。因此我借用愛因斯坦的話來傳達這個想法。我在網頁上也加入了一些純粹物理學的網站連結。

我想我是有往那個方面做些嘗試, 但是我不能確定那到底是有多難理解。所以在"形上學"的第一頁,印度瑜珈大師帕拉瑪漢薩. 尤嘉南達Paramahansa Yogananda和孔子這兩段之間,我有提到愛因斯坦說的:"所有的宗教,藝術及科學都是同一棵樹上的枝葉"。我的興趣是在純粹的,艱澀的物理學方面,當深入到次原子微粒的世界時, 就會成為形上物理學之道。我不打算把深奧的物理學掃到一邊去,因為我最有興趣的不是在研究分子原子本身,而是其相互之間的關係。因此我借用愛因斯坦的話來傳達這個想法。我在網頁上也加入了一些純粹物理學的網站連結。

這倒多多少少給吹毛求疵的人一些可信度和正當性吧。我們這群人裡有幾個科學狂,(我知道至少有7個!)前一個禮拜(2000年7月)才剛做了實驗,讓一束雷射光穿透一個充滿銫氣的容器。 藉著使用精細的照相技術, 搭配上比家用電腦稍微聰明一點的電腦, 他們證實了在雷射光尚未穿過銫氣室的同時, 它已經出現在銫氣室的另外一端, 一切都在零時間內發生 總而言之:因和果是同時發生的。實際上, 超光速已經是可以達成且可觀察得到的技術了。寇克艦長,我們已經到達瓦普速度了!

Lucas: 在經過了一個個書裡的"包袱", 不管它是禪學或佛學之後, 在書的中段他開始談到你沒有辦法在不干擾到一個電子的狀況下測量它的事實。

"心靈創造世界"的概念因此產生了全新的意義。在量子物理學中,關於觀測者不可能在不影響結果的情形下觀察受測物的爭論正在節節升高。這是最尖端的科學,它是心靈科學的未來。

作為一個創意人, 你對這些東西有興趣實在令人吃驚。 談到受測物會被觀測者所影響, 這也導致你的創作會受到這些想法與發現的影響。

你的網站上有很多譜,你也會把譜用email寄給想要的人完全不收費啊!為什麼呢?你真的抓歌,掃描,然後丟出來全包嗎?

Lucas: 你得知道,我1991年從Berklee畢業,這1012年來我一直持續地在抓歌。這是我練習即興的方法。現在已經出了許多樂譜, 你其實已經不太真的需要抓歌, 坊間有一堆人出版已經抓好的樂譜。我蒐集這些譜,我也和人交換或買賣。現在已經有一大本了。

我有很多Michael Breaker的譜, 還有很多不同的貝斯旋律是我想要放上去的。這裡面有許多曲子是我從來沒看過的。我從小就不會看四線譜。我對那個沒有興趣,也不想要抓很花時間的東西。像Marcus Miller的東西,我在某個人的網站上找到過,我把它印下來,註明來源之後再寄給其他的貝斯手。

你似乎不會就這項服務跟人收錢。

Lucas: 這是無法標價的。

說得好,有的人會說:"寄給我一塊錢,我就寄給你"

Lucas: 我不會這樣,因為我對網路世界有一些特別的觀點。當我在製作這個網站時,我會想:除了說"嗨,看我吧!"之外,我到底能給人家什麼? (我提供樂譜) 因為我自己是音樂家,而樂譜能夠讓你直接從大師那邊獲得靈感,所以它們是好東西。我並不是說放在網站上的就一定沒有錯誤或疏漏。比方說如果你看我抓的Herbie Hancock"Reharmonization of Around Midnight"--我是公開請大家找出錯的地方,或甚至能找出另一個和絃出來,因為他的和聲配置實在太高強了。我父親也是個音樂家,他特別強調採譜對於訓練聽力的重要。

你有絕對音感嗎?

Lucas: 我沒有絕對音感,但是我的聽力相當不錯。我的相對音感蠻好的。我父親老是在抓歌,我常常問他是如何做到的。後來我到Berklee時我遇到了一個很棒的老師Roberta Radley。我上了她的採譜課,她教我如何把低音的音符獨立出來。多年後,我發現這門課程是非常有效的,讓我學到了非常多,我可能累積了好幾百首曲子的譜。我很想把我的網站弄成像是各種不同類型的採譜的集散地,我儘可能的找到各種不同樂器的譜;當然我的bass譜會比小喇叭的要多。我有一些Randy Brecker的獨奏譜,以後也會放上站去。這些譜我不收分文。

我告訴你一件事,當然不是刻意的。非常有趣的,Billy Sheehan因為我的採譜跟我聯絡。我當然不是一個搖滾樂手,但是他說他在找人抓他的作品,想知道我有沒有興趣。現在我們正在談。要是這件事情本身能繼續下去當
然很棒。

能夠用你喜歡作的事情賺錢當然很好,更何況採譜像是練習某種技術,換來的便是讓你能保持良好的狀況。

Lucas: 對,而且我很高興能作這件事。因為我放上去的東西是你在書裡找不到的,我收到的e-mail會來自世界各地實在非常神奇。我會去做這些採譜,其實是出自於某種挫折感。我想如果我找不到我要的譜,那我就得自己來!我一定會繼續作下去的。如果我的朋友手上有好譜,我也會放上去。我甚至有些Allan Holdsworth的東西,是我在網路上從來沒有看過的;因為我曾和Allan團中的鍵盤手Steve Hunt一起合作過,透過Steve,我可以得到一些Allan的音樂裡正確的和絃進行。

Allan最近在做什麼?

Lucas: 嗯,Allan將會來波士頓,而我,Steve Hunt還有Allan的鼓手Gary Husband那時會為Steve的專輯一起錄音,實在令人興奮。Steve會發行一些他自己的東西,而他也在我自己的CD中跟我一起錄音。

你想九月左右你的CD會完成嗎?

Lucas: 應該可以,72627日會到那裡去把歌錄完,接著再花一些時間做混音。然後我想就可以放在Audiophile Import這個以融合樂為主的網站上。

你已經想好專輯名稱了嗎?

Lucas: 問得好!我才正在想這些歌名。我本來想叫它"Hot Shot",原來是Burroughs的一首曲名。(Lucas後來告訴我們,他已經把專輯名稱改成"Exaggerated Sense of Well Being") 我的網站上現在有一首曲子就叫"Hot Shot",算是我向William Burroughs致敬的曲子,我還請他疊了一些自己的聲音上去。我不過是把Burroughs讀他自己作品的聲音作了一些小小的扭曲,當然這並不是沒人作過的。這是唯一一首"有主唱"的曲子,其他都是我創作的爵士與Funk樂曲。

你只用二隻琴,一隻是FoderaAnthony Jackson簽名琴,一隻是1977年的Fender Marcus Miller簽名琴。為什麼只有二隻呢?我也知道有些人有一卡車的琴,對你來說二隻琴就夠了嗎?

Lucas: 我要說Anthony Jackson對我的影響非常大,雖然不及Jaco Pastorius--當然啦!不過我真的很想用他用的樂器。過去五年來我只用這隻琴,然後在某些我作的場子裡,我開始懷念起比較明亮有力的Jazz Bass式音色,所以我去買了這隻Fender。繞了一大圈,我又回到四弦來。我在兩隻琴上彈得不太一樣。Fodera在任何音樂類型上表現都很傑出,不管是爵士,拉丁,Funk或是任何類型,它聽起來都很棒。不過作為獨奏樂器來說,它有著非常暗沉的木質音色,我會想要比較明亮跟乾淨一點的聲音。當我彈Jazz時則會彈的比較輕快。

你用的是Gallien Kreuger 400RB 的擴大器嗎?

Lucas: 是啊,那是藍領階級型的擴大器,從不會壞掉。雖然我知道有其他出力更大的設備,可是我並不是一個器材迷。我只想要有一個表演時可以用的,聲音不錯的東西!

最近你有很多現場表演嗎?

Lucas: 是的,很多,不過由於夏天時大多是商業性質的表演,我就沒有公佈在網站上。我現在的重心放在完成這張CD上,所以在繁忙的商業演出的餘暇,都在做這張專輯。

你在網站上提到William F. Burrough的文章是多年來許多樂團命名的靈感來源。

Lucas: 是啊。Steely Dan的團名是出自"裸體午餐",書中所說的"a steely dan"是指按摩棒。Walter BeckerDonald Fagen是那種嬉皮文藝青年,他們會覺得這實在太有趣了;當然一般人會搞不清楚。一直到今天,許多人還是不了解其中的典故。Soft MachineBurroughs另一本小說的書名。一個英國的融合樂團體借用了這本相當天馬行空的小說的名字作團名。有趣的是他們的吉他手是Allan Holdsworth,世界實在真小!

有什麼事情你還沒有提到的嗎?

Lucas: 我把抓歌抄下來的譜提供給大家,當作是資訊的傳遞。我很喜歡這種感覺,而我希望人們對此有所回應。如果他們在譜裡面發現什麼,或是覺得有需要增加的,歡迎告訴我。

 

你可以在下面的網址聯絡到Lucas, 看看他抓的譜以及聽聽他的曲子

http://www.lucaspickford.com/

 

Lee-Ping Jiang is the board master of Taiwan's biggest bass-only discussion newsgroup, and also the leader of a bass instruction group, The Bass Saviours.  He can no longer be reached at globalbass.

 

 

                                  

                                 LightWave Optical Pickups     Hot-Wire Basses  

 

Home ] Up ]

Copyright 2000-2009 Global Bass Online
Last modified: June 16, 2009